關于展覽中護欄的應用
2019-01-10

     作為展品?;さ拇朧┲?,護欄是必要的。然而,在傳統視野中,護欄始終是展覽設計的邊緣和陪襯,行業內對于如何使用護欄似乎還沒有形成共識,相關論述也寥寥可數。當前,藝術設計在展覽中的地位不斷提高,并成為衡量一個展覽優秀與否的重要標準,而護欄作為整體設計的一部分,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著觀眾的情感導向。因此,針對展覽環境中護欄應用存在的一些問題進行探討是很有意義的。

     博物館在向觀眾展示的過程中,首要條件應是必須保證展品的絕對安全??悸塹焦壑讜諍悶嫘那瓜虜拇嬖詘踩嫉男形?,館方通?;嵐顏涔蟮惱蠱分糜謖構裰?,利用夾膠玻璃高安全性的特點?;ふ蠱繁苊庠饈莧宋蘋?。而對于不適合放在柜內展示的展品來說,使用護欄可以盡可能保證其不受到觀眾故意或意外的損壞。

     伸縮隔離帶,全稱為不銹鋼帶式伸縮圍欄,依靠價格低廉、一物多用的特點,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被應用廣泛,但如果作為防護措施應用于展覽,則非常不妥。一是高度問題,伸縮隔離帶的欄桿柱通常在90公分左右,這個高度對于一些美術作品是有視線遮擋的;二是顏色問題,隔離帶大多以紅藍兩色為主,尤以紅色居多,很難與展覽整體環境相匹配;三是給觀眾的感覺,隔離帶所表現出來的“禁止”與“拒絕”的情緒,會讓觀眾感到不受尊重,繼而產生抵觸心理。

     現在博物館的展出環境的確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必要的時候展覽也需要利用一些輔助工具保證安全,如果用,是不是要把對展覽的干擾降到最低?前文列舉的關于護欄的優秀設計并不能代表整體水平,在當下大部分博物館的展覽中,伸縮隔離帶仍然大量被使用,這是由博物館日常工作中存在的各類問題所造成的必然結果。

    一方面,伸縮隔離帶的濫用反映出館方對展覽的藝術設計仍然不夠重視,尤其體現在對展覽細節的處理上,手段單一,技術粗糙。

    如: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的“文明之海――從古埃及到拜占庭的地中海文明展”在使用伸縮隔離帶時就僅考慮了安全性,而沒有結合整體環境為展覽單獨設計護欄,從展廳中一組伸縮隔離帶的使用情況可以看到,紅色的隔離帶與地中海風格的展廳格格不入,顯得十分突兀;


  首都博物館的“牦牛走進北京――高原牦牛文化展”也存在相似情況,在以臧地紅色為主題顏色的展廳中使用了藍色的隔離帶,逼迫觀眾跳出了精心營造的藏文化氛圍;


  黑龍江省博物館的“神奇之青岡猛犸象故鄉”則沒有考慮展品的實際情況,對放置于地臺上展示的水牛頭骨,仍使用標準規格的伸縮隔離帶,視覺效果極差;


  另一方面,隔離帶濫用的現狀也表現出博物館過度謹慎的態度。很多時候,如果仿制品和復原場景不存在保存的問題,展覽部門會希望盡量開放性的展示,避免任何在觀眾和展品之間的屏障,以增強展示效果。但實際情況是,即便展覽部門設計了一個開放展示的區域,在展出后也會被管理層認定為是存在安全隱患的,并由安保部門布置防護措施。尤其是對于一些精心設計的大型場景,在隔離帶的包圍中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最典型的例子是首都博物館的“牦牛走進北京――高原牦牛文化展”,該展在序廳設計上可以說是精益求精,從展廳外的立柱的裝飾,到地面上的金屬牛蹄印,再到左右兩側的轉經筒,最后是牦牛頭骨環繞的序廳,這一條路上,每個設計都具有極其濃厚的儀式感,可惜的是,完美的氛圍被一組伸縮隔離帶打破。既然設計師能夠花心思做那么好的序廳,那么大的場景,那么精細的環境,一定是不希望有任何分裂展覽與觀眾關系的東西出現,而此處的隔離帶就像是長了媒婆痣的蒙娜麗莎,使人大幅降低了繼續探究美的欲望。


  伸縮隔離帶的深一層含義是博物館對于觀眾的輕視和不信任,這一點值得我們深刻反思。誠然,隨著博物館免費開放的推進,進入博物館的人群多了,個人素質良莠不齊,確實會發生一些損壞展品的事故,但參觀博物館,本身就是對公民素質提升的一種機會,因此,對參觀行為的不當之處,我們更應該做的是引導,而不是在還未發生時就全面否定。

  我們強調展覽中護欄的使用,不是說一定要讓觀眾和展品零距離的接觸,這反而又走上了另一條極端,安全不是使觀眾丟臉,而是以防萬一的加強措施。但如果在已有的防護措施前再放置一組隔離帶,把觀眾當賊一樣防著,似乎有違博物館對公眾開放的初衷。

  比如:新疆伊寧錫伯族博物館中的一處場景,加高的地臺、明顯的標識已經十分明確的向觀眾表達了“禁止”和“不允許”,再增設隔離帶也不會有更好的效果;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博物館在已有的玻璃圍欄外拉起來的一組隔離帶,不知道是玻璃不放心還是對觀眾不放心;


  湖北省博物館對于曾侯乙編鐘的?;た晌驕⌒木×?,鑒于觀眾對國寶級文物的極大熱情,多一些防護手段也是必要的,但在已然完備的防護措施前面還要再擺放隔離帶,則可以看出館方給觀眾的畫像是怎樣的。